提到诺克萨斯必然离不开诺克萨斯之手——德莱厄斯,作为武力的象征,他在诺克萨斯军队里的声望已无人能及,也正是他让诺克萨斯的版图不断扩大,让人闻风丧胆。

那么被称为万人敌和力量象征的他,在战场上到底有什么作用?

在古代,对于武将者评价有三:一是碌碌无为之辈,既无惊人之功,也无弥天大错;二评初露峥嵘,智勇皆有但初出茅庐;三称其为万人不敌之勇,但也仅有一腔孤勇,缺乏审时度势和随机应变的谋略。

但如果有名的武将都是如此,早就裹尸马革,何来威望已久一说?

德莱厄斯作为万人敌,多出现在正面战场上,这也是万人敌的第一个功能——提升士气。

兵法有云: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。奇正相生,孰能穷之?

正指兵家常法,也指正面对抗,还可以指可依托的基础。德莱厄斯身为武力的代表,在尚武成风的诺克萨斯军队里,就是正面战场最好的军旗,只要军旗不倒,军队就不会散。

他也是战士们心中的底线,无数的胜利造就了一个战神,这会不断地激励士兵们以此奋斗。

既然是兵家常法,套路也很容易被对手吃透,所以正面战场上的法则只有一个——一力降十会。

德莱厄斯也深知这个道理,拥有无可匹敌的力量,这是他最好的作战方式。以强对弱者,当以正面一举击溃,毕其功于一役。这就是他的第二个作用——正面冲击,像一把利斧砍在敌人的致命处。

以大开大合之态,上其势,而后败其敌,可直取也。

但如果只是如此,诺克萨斯根本不可能所向披靡,战场的胜负,从来不是几个万人敌就能左右的,靠的是军队和应变。

如果把诺克萨斯的军队当做身体的话,德莱厄斯就是战场上的大脑,大脑要能够控制身体并让它协调,而不是让军队成为一盘散沙,那样只是外强中干。

德莱厄斯在治军上极为严谨,让为帝国效命成为每一个战士的默认准则,所以他不会选择去救已无望生还的战士或者以大换小,用对少数人的无情换来更多人的生还,虽然残酷,却是事实。

这是德莱厄斯的第三个作用——统率军队,调度有序、上下一心的军队才能成为战场上的中坚力量。

但顺风顺水的法则从不适用于战场,无论是身经百战还是崭露头角,领军者必然都会陷入劣势,甚至绝境。

趋利避害、贪生怕死是生物的本性,这种本性如果大范围地出现在军队身上就是不堪一击的墙头草。两军相持者,唯骄兵必败,哀兵必胜;夫以弱击强者,唯破釜沉舟耳。

德莱厄斯敢于在战场上以下犯上,杀掉撤退的将领稳定军心,带领战士们以寡敌众,靠的就是死战,要有直面生死的勇气,才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奇迹。

德莱厄斯的第四个作用——虎狼之师,为将者,敢死于江河,其军方能无往不利。

如果军队被愚忠者或者野心家利用,只会成为为满足一己私欲者的私兵,国家就危在旦夕。倘若国之不存,家将焉附?

德莱厄斯早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并且以身作则,所以他知道出身云泥之别的斯维因是同路人,君主克达威尔已经与诺克萨斯的发展脱轨;不仅如此,他让实力法则和帝国为尊的理念深入到每一个士兵的心里。

这是他的第五个能力——通晓大义,并且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军队。

也正是如此,有着多个头衔的他,才能成为诺克萨斯帝国最为倚重的正。